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

时间:2020-07-10 浏览量:561
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茶馆试演——茶馆剧场之前曾试演折子戏及南音演唱。(戏曲中心提供)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留白美——茹国烈主动在网上公开戏曲中心现貌,流线形设计带出留白美。(茹国烈facebook图片)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建筑过程——谢至德获邀拍摄戏曲中心工程建筑过程。(西九文化区管理局提供,谢至德摄)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「银叶片」外墙——戏曲中心採用移居加拿大的建筑师谭秉荣的设计,外墙可见到特色的「银叶片」。(西九文化区管理局提供)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楼座设计——茹国烈早前在讲座首次公开大剧院工程进度,可见楼座设计。(戏曲中心提供)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开放式设计——西九表演艺术行政总监茹国烈介绍戏曲中心开放式设计,流线形入口没有大门可关。(刘彤茵摄)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茶馆剧场——西九戏曲中心今年五月于茶馆剧场安排试演。(戏曲中心提供)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 戏曲中心率先睇 茹国烈:最重要有人「用」

「如果细团有质素,我们愿意一同冒险。」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表演艺术行政总监茹国烈说。等了二十年,西九文化区首个大型表演场地「戏曲中心」终于在下月底开台,以例戏《碧天贺寿》、《六国大封相》打头阵,迎来明年开幕剧目《再世红梅记》。戏曲中心耗资约二十七亿元,工程与整个西九文化区一併落后,六年前选定设计后动工,建筑楼高八层,却曾惹来货不对办批评。访问当日工程进行中,茹国烈带领参观中庭及二楼景观,坦言最重要有人来「用」,培养艺术氛围:「戏曲好,自然有人买票;场地有文化活动,自然不会有人来走水货。」

刚坐下,茹国烈先说一下殿堂级的「用」。「两年前左右,我们尝试邀请仙姐(白雪仙),一开始她婉拒,之后再三讨论才肯定到。一个殿堂级剧院,当然要有殿堂级内容。」茹国烈提及力求完美的白雪仙,字裏行间表达敬意。戏曲中心完成《再世红梅记》抽籤登记及首轮购票,将于明年一月上演,由白雪仙担当艺术总监。剧目乃着名剧作家唐涤生最后作品,于一九五九年首次公演,剧作将棺材及鬼魂角色呈现舞台,当年可谓前卫之作。茹国烈认为事隔一甲子于戏曲中心再演,象徵新旧交替,合适不过。

跟足传统 祭白虎破台

如未够幸运抽中抽籤登记,下月戏曲中心将率先举行开台日及共八天开放日作为前奏,十二月十一日起可于网上登记门票,费用全免。茹国烈进一步说,戏曲中心开台跟足传统,早前已闭门完成祭白虎仪式。祭白虎乃破台之用,务求演出顺利,他解释:「其实是一种信仰仪式及艺术的结合,但不是表演给人看的。我认识及考察很多广东地区的戏团,文革时期有『破迷信』行动,之后好多地方都失去此类仪式,没有再做了,香港希望可以延伸下去。」

开台日由八和会馆于大剧院上演《碧天贺寿》及《六国大封相》。大剧院约有一千个座位,主调为紫色,早前茹国烈于讲座公开最新内部照片,设有类似楼座的设计,照顾两侧观众视野。茹国烈认为,戏曲中心补足本港大戏高级规格表演场地,后台亦有足够空间的化妆室。而于面积较细的茶馆剧场,有二百三十多个座位。西九今年公开及完成招募「茶馆新星剧团」,即将面世,茹指出将来每星期均于茶馆剧场演出,全由新星担纲,望给予磨练平台。大剧院具气派,茶馆则有其韵味,然而座位数量距离甚大,前者票房相对大风险,西九如何帮助「推」细团上大台呢?

戏曲中心活动分西九自行製作的节目、委约项目、外租场地。官网显示外租场地形式是基本收费加票房分帐,支援本地中小型剧团发展。茹国烈说现时订立收取百分之八的票房分帐,两个场地目前共有二十多个预订申请,以大剧院佔多数。根据网站列明的价目表,戏曲表演日基本场租为二万二千元或以上,加票房分帐。相对康文署辖下高山剧场剧院,同拥约一千个座位,标準场租只约八千八百多元,较西九便宜逾一半。茹国烈指出剧院配套各异,难以直接比较,西九仍在观望本地剧团反应,他说:「有些本地细团都在询问大剧院价钱,要看看他们条数如何预,及剧目内容。」他指出,开幕首年戏曲中心自行製作或委约项目会比较多,大约一个月一次。

「不要用福利形式推动艺术」

「我们不要用福利的形式来推动艺术。」茹外国烈摇摇头说,委约作品可以减轻细团财政压力,然终归视乎创作质素。他以唐涤生为例,起初其作品也被人说太文雅,用字过深,但时间证明作品可以脱颖而出,支持着整个粤剧发展。茹国烈自信地说,戏曲中心的眼光最为重要:「如果创作好,即使是细团,我们可以一起承担。创作人不要说『我好惨,帮帮我』,应该说服我作品质素高,只是现在不够多人知。如果艺术做不好,观众看完后憎了我们剧院及某个art form(艺术形式),那就更麻烦。」

小艺团:可大胆扩阔市民「戏曲」认知

有小型戏曲艺团向本报表示,既然已经有油麻地戏院、新光、高山剧场等以粤剧为主的演出场地,戏曲中心大可以大胆一些,扩阔市民对「戏曲」的认知。他们指出戏曲可以是演戏、清唱、说唱。所以,戏曲中心应该协调各项委约创作,使类型更多样,同时每个节目有鲜明的创作角色。茹国烈指出西九一向挺放胆尝试。例如前年曾与桃花源粤剧工作舍推出《香夭.生死相许蝴蝶梦(捌拾大版)》,从唐涤生约五十套剧目抽出歌词,串烧演唱,反映个人及社会反思。另外,《霸王别姬》(新编)亦由年轻艺术家自编自导自演,重组项羽与虞姬经典情节,化为一个多小时的简约版本。未来,戏曲中心望共肩传统与创新。

「之前山竹我也很怕吹成如何,谁知只是倒了树。」茹国烈曾于讲座中提及戏曲中心的新颖设计,为流线形幕墙式出入口,即无可关上的大门,保持通风,因此中庭不设冷气。建筑採用移居加拿大的建筑师谭秉荣设计,虽然中途因物料问题修改,外墙铺设逾一万二千块「银叶片」,依然呈现「气」的概念。可惜建筑师前年猝逝,终年七十五岁,未能目睹开台盛况。

茹国烈带领导赏最后赶工中的中庭,梯田设计让人可坐下休憩,亦种植了一些树木,突显简洁美。中间位置现时搭建了一个由广西侗族传统木工师傅製作的展亭,内裏展出本地摄影师谢至德作品「戏曲中心的历程」,向工人致敬。茹国烈指出本港鲜有类似空间,希望能凝聚市民。戏曲中心位于中港城码头旁边,亦可谓最贴近市区行人道路,意在方便长者前往。对于有意见提出戏曲中心开后被人霸佔,茹国烈认为要讲求「教育管理」:「你不用,当然有人会去坐。香港人很相信管理,我亦认为要管理,但我觉得要管理,不是靠找保安员赶人走,而是靠场主放什幺节目、活动下去,令个地方有一种氛围,乃文化氛围,那人们就不会在走水货吧。人们会开始明白,这个地方是在做什幺。」他说之后或会陆续推出表演、市集,重塑戏棚的活力气氛。

说及陆港矛盾,戏曲中心英文名字使用普通话拼音,由二○一三年订立以来已被嘲讽「私处」中心,开幕宣传又再引起一波热论。舆论普遍认为Chinese Opera有约定俗成理解,有利各方言语人使沟通。茹国烈一再引用学者及业内人士指Chinese Opera为西方用语,欧洲歌剧与其文化密不可分,加上主要围绕「唱」一环,跟戏曲唱、念、做、打大为不同,因此不太合宜。今次回应更见强硬:「的确,Chinese Opera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理解。不过,个名其实是错的,错了成百年,我不觉得我们想它错多一百年。然而希望大家了解作为平时沟通及描写内容简介,我们也会用Chinese Opera、Cantonese Opera等。」茹国烈认为汉语拼音Xiqu Center能展示戏曲作为中国文化的体现。他重申戏曲中心主力支援本地艺团演出发展,希望市民重视其传承文化地位。

■开台日演出《碧天贺寿》及《六国大封相》日期:时间:下午3:30地点:戏曲中心大剧院■开放日演出

日期:至

网址

■「戏曲中心的历程」展览

日期:至

时间:上午10:00至晚上10:00地点:戏曲中心中庭门票:免费文:刘彤茵编辑:蔡晓彤

电邮:culture@mingpao.com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