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开富贵来(二)‧10年苦战见成果‧金马仑菊傲天下

时间:2020-08-01 浏览量:158
花开富贵来(二)‧10年苦战见成果‧金马仑菊傲天下中国晋代诗人陶渊明一生爱酒爱菊花,在一次饮酒致醉、晚霞映照的时分,他写下了流传百世的“採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咏菊名诗;在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这部电影中张艺谋则用了300万朵菊花堆砌成1座壮观的菊花台;还有史称菊花皇朝的日本自立国以来都是用菊花为国徽。那金马仑与菊花又有何渊源?这高山里有个世界级的菊花王国,每年输出的菊花多达5亿枝,尤其临近春节,更是满山尽见朵朵“黄金”了!同样是大山,不过不是陶渊明居住的庐山,扑进我眼帘的是金马仑奼紫嫣红的花山;同样是菊花,但不是圣贤笔下篱笆边的菊花,而是比《菊花台》更为壮观的菊花海。我无法做到像诗人般物我相融的心境,有的只是澎湃汹涌,更别说似大师般大挥墨笔,写下感觉和情理浑然一体的空前绝后菊诗。千年以前和以后,唯一雷同的也许是我们都嚮往过无忧的田园生活。诗人为我们树立起说到做到的榜样,后人依然营营役役,一边踩踏菊花园里窄小的泥路,一边做採访,这种景况,在不同人不同时空,有着同样的情思!在山里採访数天,有赖李兄弟农场公司创办人李丙富放缓手头工作,全天候领着我到金马仑开拓花花世界的视野,见识传说中菊花开满园的盛景,这都是平常不易见到的农场实景,镜头后更多的是无名英雄,为金马仑鞠躬尽瘁打造出世界级的庞大菊花王国。在金马仑现有120至150户花农中,屈指一算就有40户人家栽种菊花,每年输出的菊花量多达5亿枝,年营业额高达4亿令吉,单单在春节前的营业额就佔了全年收入的四分之一。春节可说是菊花的黄金档期,李丙富揭开鲜为人知的花农春节前的準备工夫,“每年中秋节过了之后,山上的花农已开始着手栽种春节的花,包括菊花;一般上,在春节前狂销的小菊花(Pom-pom)早在4月间就开始下种,俟至农曆12月24、25日採收,再包装及运输到全国各地,应付遽增的需求。”前文说过金马仑在海外花农崛起的外患下,10年前迎来了首个苦战,犹幸金马仑至今仍保住鲜花输出大商的地位,李丙富胸有成竹地说:“菊花,便是这高原的秘密武器。”壮士断臂‧新旧更迭像李丙富这第一代金马仑花农,最能体会那种箭在弦上,张弓待发的滋味。他于1977年开始以栽种康乃馨和玫瑰花维生,经历了玫瑰花最辉煌的10个年头,李丙富曾经从荷兰引进一种艳红色玫瑰品种,1984年以后可说让他雄霸香港、台湾、新加坡和大马玫瑰鲜花市场。可惜,当昆明种植出粗花枝、大花朵的玫瑰后,金马仑明显已不敌昆明更风高气爽的气候(气温介于13℃至22℃),玫瑰花好景不再,李丙富也面临销量每况愈下的窘境,与家里兄弟姐妹深思熟虑后,决定壮士断臂——转型栽种菊花。“当时我想,只有菊花才能让我们继续走下去,至少是个值得一试的机会。”给菊花机会也等于给自己机会,那一年正处于世纪交替之际,李的花圃也面临了一次性的新旧花更迭。他们在原有的花圃中,再斥资十余万令吉,根据李的经验,面积1公顷的菊花园得投入约25万令吉,而一般的菊花园都有4公顷大。项目中投资最大的是种植菊花不可或缺的灯照设备,平均每公顷要用上1100盏照灯。为了种好菊花,李丙富不惜在荷兰住上1个月,就只为那里拥有全球最优越的花种、最顶级的植花技术,想得虎子就须入虎穴。“荷兰花商为推销自家研发的母株,一般都非常愿意传援知识给各地花农,尤其是金马仑花农,可以将他们的新品种发扬光大。”一般上,花农向荷兰人购买母株回来后再繁延后代,每个品种的母株大概要价十余令吉,每引进1个新品种,就得买上1000至2000棵母株。“基本上,1棵母株可生出许多小苗,然后花农再剪苗另行扦插繁殖,一般都可传宗接代3至4代左右。”每个新品种若出口到日本市场,都必须付荷兰人专利费,投资不菲。李家约6-7公顷大的花圃,足足花了2年时间才成功转型为菊花园,并逐渐淘汰花圃原来种植的康乃馨和玫瑰。老手上路‧边学边种甫种植菊花,就有许多未知的事物、未知的阻滞等着李丙富去了解和探索。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加强学习,从施肥、下农药乃至气温等各种知识都要吸收。”持之以恆地积极寻求新的发展机遇,无疑是金马仑人深懂随机应变的例证。“荷兰的经验只能作参考,我们就在屡败屡战的经验中,研製出一套仅适合于金马仑的种植法。”由于荷兰的菊花皆种在玻璃屋里,温度可自行调节,在起步阶段,李丙富无法掌握菊花对金马仑气候的适应能力;再来,因为经验尚浅,就连甚幺时候该下农药、碰上雨季应施的农药浓度是多少都无法掌握;对施放N P K複合肥料的比率也搞不清楚,更重要的是——荷兰的土质也与金马仑大不同。“荷兰仅负责出售母株和提供仅供参考的种植方法,往后的成败就全靠花农个人经验了!”在偌大的菊花园兜一圈之后,发现每枝菊花的距离和空间大小皆一致地排开去,李解释,“种植菊花必须维持在5X5吋的距离,若是过远则浪费资源、花的素质难保,以及不好控制。”“不好控制”指的是灯光的控制。“像小菊花这种年花,每天需要长达16小时的光照催谷,而金马仑1天只有10小时的太阳,天暗以后都要靠灯光。”原来菊花园在晚上灯火通明,是要让这些菊花“快高长大”,让花枝长在60公分以上,这是让菊花同一时间花开簇簇的关键因素。谁知瓶中花朵朵皆辛苦李在细细回味每一次力不从心、陷于困惑的探险之旅时,不禁讶异于自己竟能在一步一惊心中渡过危机。“从下苗开始到鲜花送抵世界各国花市之前,当中肉体上承受的劳累,不比精神上的折腾来得痛苦!”花农的工作可说是不眠不休,每天工作12至14小时不在话下,到了年度黄金档期如圣诞节、农曆新年和日本清明节,工作时间更是长达18小时。“花开满山却苦无劳工帮忙,眼睁睁看着花开花谢,心血可能付之一炬的困境,你遇过没有?”“鲜花在採摘下来后的12至14小时之内要抵达新加坡,5天内要运到日本市场,一旦错过黄金销售期,鲜花无人问津,也等于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掉入大海。”“当包装好的鲜花送上罗里后,前往机场的路途,还得担心交通工具发生故障,错过上机时间,还会亏了昂贵的机票;抵达目的地后,又得忧心检疫过不过得了关。”“年复年,日复日,花农总在钢索上过日子,每当夜半电话铃声响起时,简直是入‘耳’惊心!”人有心事烦,花农也为花事恼,下回再见菊花时,莫忘改一段“谁知瓶中花,朵朵皆辛苦”!抢佔日本市场第一名金马仑花农大量种植菊花始于90年代,经历了一轮汰旧换新,金马仑花农凭着低空运费、低廉成本成功击退香港和荷兰,成为日本最大的菊花输入商。“日本的国花是樱花,但是菊花却是皇室用花,而日本用菊量的高峰期是在每年3月的清明节和9月的重阳节,神社与寺院都有赏菊活动,家中更摆放菊花和饮菊花酒。”中国昆明和泰国都有意效法金马仑花农大事栽种菊花,可惜像昆明的四季地带,夏日长、冬日短,且紫外线过强,1年只在秋季开花,不只错过华人农曆新年和日本3月的菊花使用高峰期,更无法满足长年需求殷切的市场。金马仑菊花最大输入国无疑是日本,紧接其后的是泰国与新加坡,港台、迪拜、阿联酋长国、科威特也入口金马仑菊花作观赏花。所谓各花入各眼,赏菊层次也分明。本地市场消费者多用菊花来祭祀,一般对菊花的要求不外是花枝粗、枝干硬及花朵鲜艳,高度维持60至65公分之间,若过长还可以剪短,若是过短或茎瘦,则自动降为B级货。“日本人却恰恰相反,当地常用菊花来作观赏花或插花,所以特别爱恋花枝细、花朵小的菊花;黄色网菊则是马新一带的华人和香港人的最爱。“整体来看,最畅销的当数小菊花,因为这种1枝花枝便开满了许多小菊花,可填满消费者‘多即是好’的心理因素;这类串菊更是印度人用来祭拜的常用花,若说华人是菊花大半江山的大买家,印度人也不弱,佔了菊花市场的3-40巴仙!”难怪李丙富一直处变不惊,试问有哪种花可以长年都有交易?/副刊‧报导:王芷萱‧2010.02.02
上一篇: 下一篇: